歡迎留哏,限瓶邪。

愛瓶邪已經這麼多的年頭,
寫出來的文已經多到不計其數,
雖然自己腦袋裡面的哏仍然多到寫不完,
不過還是歡迎大家留下想看的哏。

這不算點文,也不一定我什麼時候有靈感寫,
你們知道,靈感這種東西就是大爺,
來與不來,做不了主,
不過我要是寫了會艾特你來看的ww

PS.不寫肉和黑化。

以下開放ww

└瓶邪┐ 《聽見下雨的聲音》——魏如昀

#瓶邪# #百日瓶邪# #以歌為名#

day59!

------------

  迷迷糊糊醒了,最先感受的是圈在我身上的臂膀。我回過頭,悶油瓶不知道什麼時候醒,也不知道盯著我看了多久。我咧嘴一笑,回過身往他嘴上啃一口,「小哥早。」

  我不太確定自己發出了多大或多小的聲音,但悶油瓶只是往我額上親一口,沒有其他反應,我想應該是合適的,勤快練習還是有成效。

  洗漱完挨到悶油瓶身邊,嗅了嗅他身上的桂花味兒,想來是在我下床洗漱之後灑上的。我偷偷揀了條海帶往嘴裡塞,看樣子今早煮了海帶蛋湯,電鍋的開關已經跳起,我墊了塊布把裡頭的黑芝麻饅頭拿出來放桌上。

  餐桌靠窗,我正...

└瓶邪┐ 《把你寵壞》——杜德偉

#瓶邪# #百日瓶邪# #以歌為名#

day56!

------------

  導演擺手喊卡,各家助理一擁而上,剛才還繃直臉演兇的吳邪瞬間放鬆全身,由王盟帶著往下走。

  他跟其他演員湊到屏幕前看剛才的畫面,被調侃幾句平時看著溫馴小綿羊,沒想到兇起來連自己都打。羊咩咩皺起鼻子吼了一聲,逗得大家哈哈大笑。

  這怎麼像隻奶狗企圖耍狠呢!

  吳邪懶得理他們,轉身縮上自己的躺椅,側躺著看向坐在他旁邊一臉嚴肅看著筆記本的編劇張起靈。

  「小哥覺得怎麼樣?」吳邪笑嘻嘻地,尾巴甩得歡,滿臉求誇獎。

  「演繹得很出色。」張起靈說話總是淡淡的,「比劇本好。」

  ...

└瓶邪┐ 《Sexy Baby》——杜德偉

#瓶邪# #百日瓶邪# #以歌為名#

day55!

建議搭配歌曲服用,風味更佳!

點我:《Sexy Baby》——杜德偉

------------

  # 眼睛轉動 你尋找著獵物 

  # 差勁的音樂伴隨 你慵懶的擺動

  # 誘人的動作暗示 這一夜空氣裡充滿 

  # 奇怪的慾念


  夜幕低垂,街上亮起燈紅酒綠,月光喚醒了白日裡靜悄悄的所在。隨著進出而扇動的大門,斷斷續續瀉出震耳欲聾的強勁節奏。舞池裡的人搖動身軀,間或跟或熟識或陌生的人肢體相觸、耳鬢廝磨。


  # 隨著激...

└瓶邪┐ 《航盜記事:蛇眉銅魚》尾聲

#瓶邪# #百日瓶邪# #航盜記事#

day54!

第一部完結啦!!

------------

尾聲


  在吳邪的細心照料之下,張起靈脖子上的傷口復原得很快,其中多少帶有人魚自我癒合的能力,但大部份還是歸功於吳二白給的藥十分強力。

  張起靈偶爾會在船上幫著幹點粗活,船員們一開始沒敢讓他做,看見了便急著想搶,後來自家船長說了讓他多活動活動,才漸漸地放開讓他做。

  船員們對他總是面無表情的模樣挺悚,久了才發現這人雖然面冷,但心地卻是極好的,偶爾自己忙不過來,多虧了他搭把手。

  吳邪從來沒問過他去留的問題,或許有些鴕鳥心態,總認為待一天是一天。也曾經想過...

└瓶邪┐ 《航盜記事:蛇眉銅魚》24

#瓶邪# #百日瓶邪# #航盜記事#

day53!

------------

  怎麼辦?他在自己身上到處亂翻,正巧翻出前陣子王盟買回來的療傷藥,也不管這要究竟應該怎麼用,咬開瓶蓋拿開布塊,一股腦全倒在傷口上。人魚閉著眼緊緊皺眉忍住疼痛,療傷藥的刺激性讓他倒抽一口冷氣,但終究是止住了血。

  吳邪掀開布塊看了看,猜測著或許是人魚往前跨步的時候避開了動脈。他將外衣脫下來撕成小塊,擦了擦傷口附近沾上的血跡,又用長條形的布條不鬆不緊地在人魚脖子上繞了幾圈。

  做完這些他才想起來受了肩傷的齊羽,抬頭看過去卻發現王胖子和其他船員不知何時上到這條船,此時正拿著繩子將齊羽跟其...

└瓶邪┐ 《航盜記事:蛇眉銅魚》23

#瓶邪# #百日瓶邪# #航盜記事#

day52!

------------

  吳邪帶著船員登上丹傑拉的船之後,才發現已經有不少海軍昏迷在甲板上,那小哥穿著不知道從哪個倒楣海軍身上爬下來的軍褲,手同樣執著長劍,正與幾名海軍對峙。

  難怪丹傑拉的大砲從剛才就沒再射出砲彈。吳邪點點頭,示意船員們分頭包抄,在海軍們沒注意的時候猛地從後面撲倒他們,一陣扭打之後雙方均掛了彩。

  吳邪抹掉嘴角的血,呸了聲道:「什麼時候海軍也會用這麼下三濫的手段對付毫無寸鐵的人了?」

  「關根船長這話說得不太對。」從船長室裡傳出一個微帶著笑意的聲音,跟著便走出門來,站在甲板上,還清醒...

└瓶邪┐ 《航盜記事:蛇眉銅魚》22

#瓶邪# #百日瓶邪# #航盜記事#

day51!

------------

  不知道是誰先動了手,王胖子再度躲開阿六射出的子彈,幾步上前將長劍抵在阿六脖子上。王八邱早已跳開原本的位置,才沒讓他另一手持的另一把劍刺中。

  阿六一連兩發子彈落空,早已扔開火槍抽出劍來,豎著直在自己胸前,擋住王胖子抵上來的劍。

  「我們根本無怨無仇,關根船長何苦三番兩次為難我們?」王八邱還在一邊叫囂,懼於王胖子另一把劍,不敢太過靠近。

  阿六使力推開眼前的劍,翻轉手腕往前跨步一刺,王胖子閃身離開原本的位置,舉起手格開那把劍。另一手由下往上提,阿六朝後跳開,雙方拉開距離,王八邱...

└瓶邪┐ 《航盜記事:蛇眉銅魚》21

#瓶邪# #百日瓶邪# #航盜記事#

day50!

------------

  吳邪哼笑一聲,一直不斷地在海面上尋找藏藍色的身影。

  幾個人魚聚在一起,趁著對方船員裝彈的時候唱起歌,歌聲飄渺空靈,盡是魅惑人心的嗓音。再趁著船員被奪走心神的時候拉下船,淹不死也能嗆死。

  說也奇怪,那些歌聲本該是人類無一倖免,但蛇眉銅魚號上的船員只覺悅耳動聽,絲毫沒有被迷惑的感覺。船員們面面相覷,原本摀著耳朵的人也放下手,半晌興奮說道:「肯定是人魚們對咱施了什麼無效的魔法!」其他人紛紛應和,鬥氣與士氣又再度被激勵了一番,裝彈的效率大幅提昇。

  王胖子狐疑地看了看吳邪,船長聳...

└瓶邪┐ 夕陽無限

#瓶邪# #百日瓶邪# #小段子#

day49!

------------

  這個靠海吃飯的城市,最普遍的情況就是家庭裡一個人出船與海洋搏鬥,一個人處理岸上的大小事,包括漁獲後續及家裡大小事。

  性別不是劃分的條件,而是兩個人自個兒調整出最適合的工作分配。

  也有不少家庭屬於出雙入對型,一起出海,一起回家,一起處理大小事。

  張起靈和吳邪就是這樣,而且由於吳邪善於推敲,往往負責掌舵找定點,接著便是張起靈決定使用何種工具進行捕撈,最後再兩個人一起收成。


  「這次收獲真不錯,扣下我們自己吃的,還能賣不少錢。」吳邪掛掉跟鄰城罐頭工廠的聯繫電...